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穷亲戚和富亲戚
时间:2016-12-19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俗话说:“穷居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。”

我们家以前比较穷,也不在深山,也没远亲,但也没穷到无人问的地步。我不仅有亲戚,而且有很多亲戚,亲戚们来往得还很频繁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我的亲戚们,基本上也都是穷人,他们要是不跟我们这样的家庭来往,他们也基本上没什么亲戚了!

我刚才说的,我们家的亲戚们,基本上都是穷人,基本上,那就不是全部了,我们家也有一个富亲戚,不是大富贵,是小康。

那是我的一个表叔,姓李,在这里,我姑且叫他李表叔吧,就免提他的大名了,因为我害怕他看见了这篇文章,找我算账。李表叔是我爸爸姑家老表,李表叔小的时候,比我们家还穷,他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过世了,他是被集体养大的孤儿。读完初中,他就参加了工作,当了教师,吃商品粮。在当时,只要有正式工作,过的就是小康生活。

我小的时候,李表叔每年只来我们家一趟,那就是过年的时候,来拜年。李表叔走马观花地到我家、我叔叔家和我堂叔家走一趟,也不留下来吃饭,他总是显得很忙的样子。他走后,我们就要去他家回拜,我们在他家吃一顿饭,然后,一年都不见面了。他之所以要来我们家,是因为我奶奶和大奶奶还活着,那是他的舅妈,他不来给长辈拜年,是要失礼的。

我们老家还有句话,叫做“亲戚三代户族万年”。就是说,亲戚走三代人就可以绝交了,同姓的,一个户族的,一万年还要来往。可惜我这李表叔,我奶奶还活着的时候,就不来拜年了。按理说,他不来,我们就不去了,就断绝来往了,我父亲跟我叔叔是这样做的,但我堂叔自己又偷着去了,以后他每年都去,李表叔也不来回拜,这大概就是李表叔“富在深山有远亲”吧!

我爸爸有两个舅舅,大舅舅那一门好像没人了,小舅舅家人口很茂盛,有四个儿子,就是说,我爸爸有四个舅家老表。可惜的是,这四个老表都很穷,比我们家还穷,其中,我的三表叔,就是因为穷,连老婆都没讨上。我大表叔家最穷,他有三个儿子,我大表叔自己还有病,老气管炎,一到冬天,就咳得起不了床了,整天在床上躺着。每年去拜年,我爸爸都会说,你大表叔看来活不过今年了,但是,我大表叔却一直坚强地活着,最后,把我爸爸都熬死了,他还没死。

那些年,我大表叔几乎每年都向我们家借粮食,直到现在,也没还完,当然也不用还了,我父亲这个债主都不在了,还还什么啊!

等我小舅爷小舅奶都过世以后,我叔叔就不愿意去给他们家拜年了。我叔叔不去,我爸爸就自己去,我爸爸跟他的老表们很有感情。但是,即使我爸爸去了,我的表叔们也不来我们家了,原因是我家跟我叔叔家住挨门,他们要是来我家就得碰见我叔叔,那就很尴尬!我表叔们就跟我爸说:“算了吧!大老表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!”后来,我父亲过世的时候,我的表叔们还来吊唁了,这是最后的来访,从此以后,就不走动了。

其实我挺喜欢我小舅奶奶一家的,他们虽然很穷,但很厚道,待我们很亲。

我母亲娘家姓李,是个大家族,有好几百口人,他们那个村子叫李畈,离我们家就几条田埂远,庄稼地挨着,我的姥爷、姥姥、舅舅、老表们,多得数不清,每天,只要一出门,就能碰见亲戚。俗话说,亲戚还是远了亲,近了就不亲了。是这个道理,但是,即使不亲,人情礼节是免不了的,娶媳妇嫁女儿,生老病死盖房子修祠堂,农村人礼节多,一年到头忙不过来。我小的时候,我们家还算可以,还能跟得上这些礼节,等我家姊妹六个都长大了,我哥哥上高中,后来我又上大学,我兄弟俩这样的男劳力,不仅不能挣钱,还要花钱,我父母又老了,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有挣钱的门道,慢慢地,我们家就衰落了,别说光宗耀祖,就是人情礼节来往,也力不从心了,慢慢地,我父母就开始有意逃避这些礼节了。

以前,每年过年,我母亲娘家人来我们家拜年,两大桌都坐不完,还有站着吃饭的。他们每家都要请我们去吃饭,我父亲一个人都吃不过来,我跟我哥哥也经常替我父亲出马,到正月十五都吃不完,很是热闹。但是,到我上大学时,他们从我姨家拜年回来,按老规矩,夜晚都是在我家吃饭的,因为我们家的逃避,我的舅舅老表们,都要分散了躲着我们家走。这不怪他们,这是我们家的无奈,穷居闹市无人问,大概就是这个滋味,但这不是我的舅舅老表们嫌贫爱富,而是我们家力不从心,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这就应了另一句老话,叫做“人穷志短”,不短不行啊!想长长不了。

老话又说“门当户对”,这些年,一直被现代人批判,其实,古语说得很对,经济基础决定处世方式,亲戚两家,就跟一个天平的两端,般配了,才能稳定,才能和谐。

所以,后来我找媳妇时,高门大户的,我绝不高攀,当然了,高的,我也真攀不上。(胡正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