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职业中心 < 员工之窗
员工之窗
高原矿区的“电大夫”
时间:2016-12-20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高压配电柜出现故障,送不上电,怎么办?找老李!自备电源打不着火,不能启动,怎么办?找老李!

老李就是天峻义海机电队电工班班长李利红,其实他并不老,今年只有33岁。说他“老”,一是说他经常风吹日晒,面相“老”,二是说他技术过硬,是名副其实的“老手”。

“只要他在,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”“人实在,不分白天黑夜,出了问题随叫随到,没有一点儿怨言。”“即便休假回老家,只要矿上用电方面出问题,他也不厌其烦地电话‘遥控’,处理问题……”12月18日,笔者在天峻义海机电队采访,提起李利红,领导和工友们都赞不绝口。

听到夸奖,李利红不好意思起来,说:“哪有那么神,只不过干得时间长了,熟能生巧而已。”

李利红在2011年5月来到海拔4200多米的青藏高原天峻义海矿区。这里条件艰苦人所共知——高原缺氧,年平均气温在零摄氏度以下,一年里寒冷的天气长达8个多月。尽管来之前对这里的艰苦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他没想到这里的环境竟然是这样恶劣。

在高原露天矿和老家的井工矿工作,完全是两种概念。在老家,井工矿很多都是真空防爆设备,构造复杂,而露天矿设备本身不复杂,但问题复杂。在老家,谁听说过电气设备有冻坏的?在高原上就不一样,不仅电气设备会冻死机,还会冻坏。

“记得刚到矿上不久,有一次轮到我值班。调度室通知坑下移动变电站LED操作屏不能操作,影响排水。我来到现场后,把整个系统检查一遍,也没发现故障原因,就是LED触摸屏无论如何没反应。刚开始屏上还能显示数字,不一会儿连数字也看不到了。我跟厂家联系,厂家技术员一句‘按说现在五月天气不会出现设备冻坏’的话让我开了窍。”李利红回忆说。

在中原老家,当时正值春尽夏至,到处姹紫嫣红,而在这里,还是冰天雪地,夜里气温都在零下10摄氏度左右。李利红接着说:“我去矿上仓库找来一个旧棉门帘,然后用烤灯烘烤,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奇迹出现了,LED操作屏数字出现了,又过了一会儿,移动变电站恢复了正常工作。”说着,他脸上露出笑容。

因为高原地理位置特殊,高原煤矿供电一般都采用单回路供电,平时遇到地方供电部门停电检修或者出现供电故障,只能采用自备电源。“夏天还好,因为气温相对较高,发电机容易启动。冬天可就惨了,有时候干着急打不着火。矿区的供暖、供水都离不开电,尤其是冬季,夜里气温通常在零下20摄氏度~30摄氏度,最冷时接近零下40摄氏度。如果锅炉停电超过两三个小时,会导致矿区整个供暖管路被冻死。再加上天峻义海矿区的供暖管路全部是地埋管,一旦停电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李利红介绍。

按常年在这里的人的话说,一进入冬季,五六级的风寻常见,八九级的大风不少见。复杂多变的高原气候,随时都可能出现供电方面的问题。尽管平时李利红和他的伙伴们把发电机检了又检,并时刻保持完好状态,但一遇到大风等恶劣天气,他们的心一直都在揪着,担心会出问题。“作为高原煤矿的矿井维修电工,对发电机的关心、关注程度,从某种意义上说,有时候甚至比对家人还上心。”李利红意味深长地说。

采访中,笔者了解到,李利红对工作的用心体现在一点一滴中。针对矿锅炉房因电压不稳经常出现电机烧坏的现象,他专门为锅炉房电机安装了一个保护装置,安装之后再没有出现过电机烧坏现象;为避免破碎机输送带因煤量过大使电机烧坏,他为破碎机安装了一个过载过流保护装置,超过额定功率自动切断电源,破碎机运行几个月,没有发生过一次电机烧坏现象……“在工作中,只要用心,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。”李利红谦虚地说。

因为业务技术过硬,工作积极肯干,2015年3月,李利红被选招为全民合同制职工。“我对工作环境没有太多要求,只要在这个岗位上一天,我就尽职尽责地干一天,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工作看似平凡,但组合起来,就构成企业稳步运行的推动力,我们的工作就不平凡。”说到这里,他脸上的两坨“高原红”更红了。(王晓峰)